沉痛悼念傅鼎生教授
2017年8月4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学
[ 导语 ]
傅鼎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8月3日7时25分,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65岁。
[ 内容 ]


讣告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共华东政法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傅鼎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8月3日7时25分,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65岁。

兹定于2017年8月7日9时30分在龙华殡仪馆银河厅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华东政法大学傅鼎生同志治丧小组

2017年8月4日

相关事宜,请洽以下人员:法律学院张卓华13818654805;经济法学院沈文石021-62071834,18801662368;离退休工作处施懿13918286356。


傅鼎生教授生平简介

傅鼎生,1953年生,男,西南政法学院78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民法硕士生导师组组长。上海市教委重点学科(第五期)民法与知识产权学科带头人,兼任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期刊研究会副会长、上海期刊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市消保委委员、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府首批兼职法律顾问。《东方法学》期刊主编。

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专家草拟稿的编写,主持完成上海市教委重点学科课题,合作完成上海市教委课题,合作完成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课题,主持上海市社科项目。合写专著7本,主编并合写教材2本,副主编并合写教材1本,合写部编教材2本;合写其他教材7本;发表学术论文60多篇。

获得上海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上海市干部选学荣誉教师,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司法部直属高校先进教师奖,连续十三年被华东政法大学学生评选为“我心目中的最佳教师”。在第二十二届华东政法大学“我心目中的最佳教师”评选活动中傅鼎生教授荣获“最佳教师终身成就奖”。


缅怀·追忆

刘宪权,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今早惊闻傅鼎生老师与世长辞的消息,深感悲痛!两天前,我还赴瑞金医院探望鼎生兄,共忆往事。对鼎生兄的病情恶化虽有心理准备,不想噩耗来得这么突然和意外。作为我国著名民法学家,傅老师是我最尊敬的学者之一,更是我的挚友。我与傅老师几乎同时在华政任教,我们是老同事、老朋友、老邻居,共同见证了华政从帐篷精神中崛起到辉煌中卓越的三十多年历程,我们志同道合,并肩战斗,虽属不同学科,但刑民之间的交流从未停止过。傅老师的去世,是华政的重大损失,更是我国法学界的重大损失!沉痛悼念傅老师,愿鼎生兄一路走好!


金可可,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

傅鼎生老师二三事(节选)

傅老师病后,一开始在仁济医院南院住院,我和一位同事去看傅老师,送了傅老师一份佛教护身物。此后我陆续去看过傅老师几次,有时是代表学院,有时是代表学科,傅老师虽无宗教信仰,但每次见到我都会专门提起这个护身物他一直保存着。另一件每次去看他都提的事,就是华政民商法的发展要坚持以法条的解释适用为中心,要坚持精细务实的传统。

8月1日下午,刘宪权老师、欧亚书记、张卓华老师和我去瑞金医院重症监护室探视傅老师,重症监护室一次只能进去一人探视,刘老师先进去探视,我是第二个,进去后看到傅老师躺在病床上,挂着氧气,瘦弱了很多,虽然因呼吸困难等想来颇有痛苦,但眼睛还是很有精神,傅老师看到我就微微一笑,主动断断续续地说:“法律解释学……要……坚持”,我发现傅老师讲话很轻、很困难,为避免他讲话,就接过话头很简短地向傅老师汇报了一下民法典分则最近的立法情况,傅老师这时接话说:“要……讲逻辑……”,大概一两分钟后,傅老师挥挥手示意我早点走,就在我挥手向傅老师告别的时候,傅老师突然又很艰难地、努力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话:“那个……小东西……还在”。这就是我们的傅老师,在任何时候他在意的都是别人的感受!

斯人已去,但愿傅老师人格上的伟大成为我们每个有缘人精神生活的滋养,成为我们逐步完善自身人格不竭的动力!


韩强,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院长

深切的缅怀,无尽的思念——追忆傅鼎生先生(节选)

名师傅鼎生

先生教学有三大特点:一曰博,二曰深,三曰辩。先生授课信息量极大,学说、案例、比较法信手拈来,运用纯熟;每一问题都深入探究,其中迂回曲折,既令人大烧脑细胞,又令人信服、愉悦;更可贵的是,先生从不简单向学生灌输知识,而是通过层层设问的方式,每每将学生成功地引入“歧途”,再通过层层推翻前见的方式,将学生领出困境,走向豁然开朗的正途。几乎每一次上课,都是先生舌战群儒的辩论会。几十个学生轮番发难,甚至还自作聪明地给先生“下套”,然而先生总是那么气定神闲地用三言两语将应战者挑落马下,落马者不服再战,先生则再次演示“一招制敌”的绝技。一个晚上下来,满屋子人个个筋疲力尽,但内心收获的是对学问的心悦诚服。

先生学问精深,臻于化境,能将最复杂的法律问题用极通俗的语言清楚表达,令社会各界都能接受法学思想的滋养。正因为如此,先生是电视台法制节目的常客,也是各级政府部门、司法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座上宾。先生用极为高超的沟通技巧,向社会各界传播民法知识、培育法治精神,以至于广大市民群众都知道华政有个民法专家傅鼎生。先生不仅是法学授业者,更是法学的传道者。

先生为法学大家,但并不在意个人功业,始终将教学放在第一位,将学生放在第一位。即使课前摔伤骨折,仍然坚持将当天课程讲完才去医院治疗;即使身体已患重疾,仍然坚持上完在华政的最后一堂课;即使在进手术室前十分钟,还在回复短信,为学生解答问题;即使在术后修养恢复期间,仍然惦记着尚未毕业的博士、硕士研究生的论文,将学生叫到病床边上指导。这一切,是对师道尊严四个字的最好注解,更是对立德树人的完美实践!


好人傅鼎生

先生生前有很多光环——专家、名师,但最最核心的,则是一个彻底的好人。先生是民法平等、博爱精神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

先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工作生活皆为表率。先生秉承老一辈学者对学术高度负责的精神,凡涉及专业之事,一丝不苟,绝无半点草率。去年年底,为一件疑难法律问题登门请教先生。因先生在术后修养期间,本不欲过分打扰,但我的汇报和先生的解答仍然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当我觉得时间太长,不能再聊下去而匆匆告辞之后,先生又给我追发了一条百余字的短信,将刚刚讲的观点用最简练的语言整理了一遍。这条短信将永远保存在我的手机里,以为鞭策,以为鼓励。

先生平等待人,恩泽大众。在华政、在法学界有多少人受到先生的恩惠,恐怕没人能够说得清楚。即使素不相识的市民群众遇到了法律上的困难,通过大众媒体知道华政有个傅鼎生,也经常会找上门来。我在长宁、松江两个校区就不止一次地帮先生接待各类“上访”群众。据我所知,只要这些市民群众找到了先生,先生一律给予耐心解答,帮助出谋划策,甚至出庭诉讼,而先生对这些市民群众往往是分文不取。

其实,傅鼎生先生是一个大才、全才,他本可以树立更大的个人成就,他本可以获得更多的个人财富,但他抱着功不必自我成、名不必自我立的历史宏愿,教书育人、甘于奉献、无私无畏。他是优秀的法学家、杰出的人民教师,他是敦厚的长者、值得信赖的朋友,他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唐豪臻,北京奋迅(上海)律师事务所,华东政法大学2016届民商法学博士

印象深刻的是2009年12月份,那时到了考研冲刺阶段,他还嘱咐我多看看刚通过的侵权责任法相关内容,特别是梁慧星老师的人大常委会上的说明。硕士阶段,以为有了老傅物权法和民法总论的基础,听他的课应该不难,但是老傅的债法总论和票据法让人脑洞大开,太烧脑,每周最难的课就是债法和票据了。他给硕士上课,不像本科的课,硕士上课是不用PPT的。所以对于我们听课的而言,记笔记很困难,经常要反复咀嚼他的上课内容,也要经常课后“抓住”他刨根问底。博士的课,整节课就8、9个学生,更加头脑风暴了,一学期上完颠覆了好多自己原有的商法知识结构,不过也感谢他提供了很多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这张照片就是商法专题研究结课以后在韬奋楼合影拍的。

博士面试,老傅和高富平老师唱双簧帮我解难。邹碧华老师问了个问题,我一时没答上。高老师说,小唐这个问题是不是之前傅老师没讲过啊?老傅马上接了翎子,帮我解答。邹老师离世以后,老傅主动联系我,会帮助我继续学业、完成论文,题目不用换就用之前和邹老师确定的。傅师那时已经退休,所以我应该算是他最后收的一个博士了。

博士论文的修改,老傅也是竭尽全力,一稿二稿三稿不断修改、提出建议,给我推荐了好多文章和书单。老傅住院治疗期间,傅门男生轮流陪夜,我陪了三晚,和老傅聊了很多,但看着他日渐消瘦的样子,心里很难过。记得第二次陪夜,正值马上博士论文答辩,第二天早上起来,他拉着我在医院走廊里还和我讲该如何答辩,如何应对答辩老师可能提出的各种问题。斯人已逝,如今这些小事历历在目,音容笑貌浮现脑海。老傅,走好!


张驰,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民商法教研室教授、博士生导师

傅老师对待学生,尽心尽力,连续获取的“最佳教师”称号即是最好注解。

傅老师在学术上将民法理论融会贯通,对诸多问题的看法均有独到之处,对各种学说的分析精辟到位,教研室老师称他为“总裁”,即有问题让他回答,总也难不倒他。

傅老师负责《法学》期间的学术眼光与行政才干是他为华政的贡献;《法学》在他的带领下,各方面都取得了最显著的成效。

傅老师为政府提出的专家意见既照顾到转型阶段社会治理的特点,也始终坚持了为人类二千年文明所验证的民法学术秉持的基本价值与原则。能在现阶段法律作为工具的实用理性与民法承载的普世规范指引价值间施加妥适平衡,并甘愿花费精力说出官方能接受、媒体能听懂话的人寥寥无几。

傅老师在待人接物上更是处处为他人设想,真正体现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风貌。在学校的口碑之好,有目共睹。



(责任编辑:曹美璇    助理编辑:陈子奇)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召开
2015年4月14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今将挂牌 巡回辽吉黑三省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将在沈阳挂牌。巡回法庭将审理哪些案件?如何管理?本文将就相关问题做出一
最高法院就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答记者问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发布会,介绍巡回法庭的有关情况以及《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陈子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