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力教授主讲第505期民商法前沿论坛: 民法应如何表达国家所有权
发布日期:2019/12/26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民法  国家所有权
[ 内容 ]

张力教授主讲第505期民商法前沿论坛:

民法应如何表达国家所有权


2019年12月23日晚,第505期民商法前沿论坛“民法应如何表达国家所有权”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08室举行。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力老师发表主题报告,我院张翔教授、王贵松教授、朱虎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朱明哲副教授出席论坛并参与讨论。论坛由我院张梓萱博士研究生主持。


论坛伊始,张力教授对比了《物权法》第三条、第四条到《民法典(草案)》物权编第二百零七条的条文变化,指出“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平等保护”的表述突破了物权平等保护的主体限定,将保护范围从市场主体扩大至国家、集体。而《民法典(草案)》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那此时应当如何处理“平等保护”和“全民所有”的矛盾?“平等保护”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私人所有在民法上的差异究竟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的回应都需要仔细考察“国家所有权”这个概念。接下来,张力教授从国家所有权的主体、客体、权能、行使和滥用等方面进行了分享。



首先,关于国家所有权的主体,张力教授认为根据《民法总则》第二条对于民事主体的封闭式列举,国家并不是民事主体,其只有通过特别法人代表的方式才能实现民事主体地位。从立法体系上看,《物权法》第三条规定了与市场配置、财产流转有关的物权平等保护秩序,即市场交易内的平等保护。《物权法》第四条则是规范市场交易之外的平等保护秩序。但是与私人所有权相比,国家所有权、集体所有权不能进行市场流转,如何在交易秩序之外实现平等保护,这个大前提是值得怀疑的也是危险的。

其次,张力教授认为国家所有权客体具有无限广泛性,权利边界不明确,但是民法上的物强调特定性,这是产生支配性和排他性的基础。然而,民法在表达国家所有权客体之时并没有对其进行客体特定化安排,因此会产生公法上的有主物而私法上的无主物的情况,所以有必要区分宪法上的国家所有和民法上的国家所有权。当下,《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方法》的实施将有助于进行自然资源特定化安排。

再次,在国家所有权的权能部分,张力教授介绍了俄罗斯民法中对于国家所有权的设计。在俄罗斯民法中,国家所有权被公共所有权这一概念取代,公共所有权除平等地享有所有权的权能外,还背负管理权能这一特殊权能。增加管理权能并不是为了赋予国家所有权以公权、特权禀赋,而是为了对所有权的普通权能进行限制。张力教授指出,国家所有权和行政权是不能分离的,否则会导致公共财产公益性目的维持机制的废弛,阻碍公共财产利用的宪法上监督机制形成。

最后,关于国家所有权的行使和滥用,张力教授介绍了俄罗斯民法中关于公共财产的分享路径,并提倡根据公共利益实现的直接与间接程度、特定物权客体状态的转化程度确定利用的技术手段。同时,张力教授指出,在倡导公共财产保值增值的同时也应该注意保障公民的正当使用。


与谈阶段,张翔老师首先分析了“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的含义,认为所有国民都有机会利用国有土地,有权使用国有土地或享有其收益。他从对《物权法》第3条、第4条和《民法典草案》第207条的比较入手,认为国家所有权的概念涉及到国家能否成为基本权利的主体的问题。一般而言是不可以的,否则将可能导致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威胁。宪法意义上的国家所有权有待形成,在学理上试图将其建构成一个基本权利时,可以试着将之建立成一个没有对抗私人的可能性的宪法上的权利。在公众对全民所有的物进行采集利用的限度方面,他认为超过一定程度的利用可能会违反该权利的本质属性,可能减少了其他公民利用这些全民所有的财物的机会。



王贵松老师首先分析了国家的主体性问题,我国的法律实施语境中,与公民个体发生法律关系的都是国家机关,我国法律实际上没有回答国家本身是什么的问题。公民的主权者地位实际上被一系列法律规定瓦解,他们享有了全民所有的财产的一部分使用权和收益权,但是却不是权利主体,这其中存在一些张力。国家法人的概念是通过国家所有权的制度来使得国家和个人之间成为法律关系而不是权力的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试图通过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将二者的关系确定下来。从公民对公物的使用角度来说,公民对自然资源和公共设施都有使用权,有自由使用和许可使用之分,前者是根据正常的生活需要而取用,而后者则由于其使用量较大或过大而需要取得许可或特别许可。

 

 

朱明哲老师认为民法典可以保持开放性,可以建立、完善国家所有权制度并将之写入民法典中。我国“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的说法是国家所有权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是我国法律中出现的新问题,霍布斯已经在《利维坦》中讨论过国家和全民的关系的问题,即,一个个个体在形成国家那一刻才形成了人民,才有所谓“全民所有”的问题。洛克在《政府论》中提出国家要对其治下的领土承担义务。最后,张力教授提到的俄罗斯对其广袤土地的想象让他想到:不同国家的制度背后对生活场景的不同想象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课题。


 


朱虎老师用四个关键词来统领他的评议内容:“疑问”、“初心”、“异化”、“出路”。“疑问”在于国家所有权作为所有权的一种,实际上没法满足物权客体特定原则和公示公信原则,故《物权法》须对之做特别规定,但这背后的合理性值得探索。社会主义的“初心”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公共财产和私有财产都有其公共任务要实现,而国家所有权制度的初心恰恰是更好地实现其公共任务。“异化”是指国家所有权本身是一个中性词,但是它搭载着国家强权和高权,很难期待国家自身来限制自身的权利,所以面临着走向异化的危险。通过强调法秩序的整体性或许能找到其“出路”。在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要有自由空间的气息流动;自由主义下的私人所有权也要“滴上社会主义的油”,要对法秩序进行一个整体的整合与观察。



最后,张力教授对各位评议人的观点做了进一步的回应和交流,并回答了现场同学的提问,本期民商法前沿论坛在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中结束。

  

承办人:张梓萱、任九岱、秦芳、位梦 

                         协办单位:北京市安彤律师事务所

(图/文:秦芳、位梦

发表评论

编辑:钟瑛琦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