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日 第34762篇《比较法研究》 2019年第6期
个人信息收集:告知同意原则适用的限制
作者:张新宝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利用手机App等互联网应用在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时,应该对告知同意原则作出合理限制。具体而言,告知同意原则要受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宪法权利的限制,要受隐私权的限制,还要受目的原则与必要原则的限制。因此,不能简单地以告知同意原则作为任何情况下不当收集个人信息的合格抗辩。在实践层面,对告知同意原则的合理限制,不应仅仅满足于对隐私政策的评估,更需要进行价值层面的衡量并做出执法和司法上的正确判断。同时,还可以从技术路径及信息主体的自主控制出发,加强对个人私密信息的保护,以实现信息主体个人权益与信息业者经营利益的平衡。
关键词
个人信息保护;告知同意原则;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隐私权保护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告知同意原则的适用受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宪法权利的限制
(一)信息时代的通信方式
(二)作为宪法权利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三)收集通讯录、短信内容、通话记录的行为性质
(四)宪法权利的优越地位与实现路径
三、告知同意原则的适用受隐私权保护制度的限制
(一)个人信息与隐私的关系
(二)《民法总则》的制度安排
(三)民法典人格权编的制度安排


  (实习编辑:陆晨燕)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李丹屏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