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合一真的意味着民商不分吗?
2017年8月10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   民商合一   民商分立
[ 导语 ]
        民商合一与民商分立的争论由来已久。当前中国《民法典》的编纂采取了“民商合一”的体例,但形式上的民商合一是否就等于民商不分呢?南京大学法学院范健教授在《走向<民法典>时代的民商分立体制探索》一文中,通过回顾民法与商法不同的历史源流,分析民商分立的现实需求,从《民法典》编纂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一、民商分立的历史传统

诞生于十九世纪后半叶的欧洲民法典,有着特殊的时代烙印:它是特定时代局限下的财产权利法,只有物权和债权,不能预见其后财产形态的变化与发展;它是市民生活的伦理法,可以抑制和改造商业伦理,却无力取代商业伦理;它是保障以自然人为核心的各类主体财产权利的法律,却不能改变商人创造财产、增加财富的习惯,不能取代商人营利性行为的规则。

十九世纪的欧洲各君主国曾经试图用民法典调整商人关系,让商人与普通人同等适用一部法律。法国是第一个尝试此做法的国家,但失败了。拿破仑颁布法国《民法典》之后,发现仍需一部调整商人行为的法律,否则难以保障社会经济活力,随即颁布了《商法典》,最终采取民商分立。俾斯麦统一德国后,部分德国法学家尝试制定一部民法典取代旧《商法典》的努力也以失败告终。十九世纪末,德国在颁布《民法典》的同时颁布了新的《商法典》,同样奉行民商分立的体制。


二、民商分立的现实需求

民法的稳定性、商法的创新性,民法的伦理性、商法的营利性始终是一对矛盾。在主体领域,商法出于限权理念,对商事主体设置了较高的义务标准,如果简单地认为商事主体就是民事主体,要么使商主体的义务减轻,导致实质不公,要么使民事主体义务加重,导致普遍违法。民法与商法性质不同、价值理念存在冲突,需要借助不同的法律规范体系予以调整。

自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就没能处理好民商关系,在此方面已经有了深刻教训。1986年《民法通则》因为民商不分,法律并未明确何人可以经商,于是社会上很快出现了全民经商的现象,国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来清理各类官办企业。1993年全面推行市场经济之后,民商不分所导致的社会问题更加严重。因此,在编纂《民法典》的同时,我国亟需健全商事制度和商法体系,完善对不同形式的商人和商主体的赋权和限权规则,以构建健康的社会商事发展秩序。


三、构建中国商法体系的步骤与要义

要构建中国的商法体系,至少应当包含三个步骤,即制定包括商法总则及一般规则的《商事通则》,完成现有法律制度的整理汇编,进而在条件成熟时编纂一部与《民法典》相呼应的《商法典》。

(一)制定《商事通则》

《商事通则》至少应当包含五编的内容。第一编总则,规定立法目的、调整对象、法律原则、法律渊源以及法律冲突或法律空白下的法律适用等。第二编商主体,规定商事人格、营业、商事登记、商号、商事账簿、雇员、代理商、中间商、经理人等与商人相关的制度。第三编商行为,规定商行为的概念、分类、特殊商行为、商行为适用等。第四编商事责任,规定商事责任的一般规则、商事责任的承担主体、承担方式、商事责任种类、归责原则、免责等。第五编商事纠纷的解决,规定商事诉讼、仲裁、调解、时效等。

(二)完成《商事法律汇编》

《商事法律汇编》是对商事法律规范进行有条理地整合与汇总,解释商事单行法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构建体系化的商事法律。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商事法律,商事监管法和市场竞争法也应纳入其中,构建以商事通则——商事单行法——商事监管法——商事争议解决法为框架的商事法律体系。

(三)编纂《商法典》

法典化的系统编纂是商法最高层次的形式理性。在通过商事法律汇编形成较为系统的商事法律框架体系,社会商业伦理秩序趋于稳定时,我国仍应制定《商法典》。通过保障基本权利的《民法典》和规范商业秩序的《商法典》的共同作用,实现社会关系和经济活动的长远发展。


四、《民法典》编纂中纳入商法规则的限度

民法与商法相互衔接、互动交融。无论采取民商合一还是民商分立,在民法和商法具有统一适用规则的场合,作为提供基础制度的民法基于法律的体系性,都需要对民商法规则作出一体安排。我国在《民法典》中安排一定的商事规则必不可少,但设置民商互动的衔接条款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民商法之间具有私法统一规则的需求;第二,该需求在法律层面具有必要性;第三,民商互动条款的设置需要符合民法的“纯洁性”。商事规则能满足上述条件的只有商主体和商行为部分。

当前中国《民法典》的编纂工作采取了“民商合一”的体例,但“民商合一”并非最理想的模式选择,形式上的“民商合一”不等于民商不分。我国法制建设过程中,应当回应社会需求,按部就班,逐步实现构建完善商法体系的法制目标。



(本文作者:孙洁,本网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走向<民法典>时代的民商分立体制探索》

[ 参考文献 ]

范健:《走向<民法典>时代的民商分立体制探索》,载《法学》2016年第12期。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尹飞:不动产登记行为的性质及民法典编纂的完善
不动产登记行为是一种旨在实现而且能够发生民法上重要效果的行政行为,民法典物权编应当对登记机构的权力加以控制。
陈永强:以买卖合同担保借贷的解释路径与法效果
买卖型担保有别于以物抵债,兼具债法效力和担保效力,须综合适用借贷、买卖、担保之相关规定。
赵磊:商事指导性案例的规范意义
案例指导制度旨在解决“同案不同判”,不具备直接法源效力,在商事领域有着积极作用,但仍需要进一步完善。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韩璐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