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失欺诈理论”的重新审视
2018年1月10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意思表示   重大误解   错误   欺诈
[ 导语 ]
根据制度竞合论,缔约过失制度与欺诈制度之间存在评价矛盾,应通过承认“过失欺诈”予以解决。但这一判断及其解决方案,在我国有重新检视之必要。南京大学法学院尚连杰老师在《缔约过失与欺诈的关系再造——以错误理论的功能介入为辅线》一文中,对此展开了评述。
一、两种评价矛盾

《合同法》第54条第2款规定了当事人对于因受欺诈所订立合同的撤销权,部分学者也承认了基于缔约过失而解除合同或者恢复原状的可能性。依此,基于欺诈和缔约过失均可以消灭合同,在效果上存在重合,但二者对主观要件要求的不同(欺诈的“故意”要件与缔约过失的“过失”要件),因此构成评价矛盾。上述评价矛盾可具体化为如下两种矛盾:

第一,基于缔约过失的合同废除请求权与基于欺诈的撤销权之间的矛盾;

第二,基于缔约过失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与基于欺诈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之间的矛盾。

无论是消灭合同还是损害赔偿,欺诈与缔约过失两项制度似均存在评价上的矛盾。众所周知,缔约过失制度源于德国。因此,探讨缔约过失与欺诈二者之间的关系时,有必要梳理德国法理论与实践中的处理经验。


二、域外经验:德国法上的立场及其评析

《德国民法典》第123条的核心特征在于规定了欺诈撤销权,它可为决定自由受妨害的受欺诈人提供摆脱合同约束的机会。同样,在缔约过失责任的框架之下,根据《德国民法典》第249条第1款可以成立一项针对致害人的废除合同请求权,即废除相应的意思表示并请求赔偿相应的支出。可见,基于缔约过失的合同废除请求权与欺诈撤销权均具有消灭合同从而恢复原状的功能。

(一)理论脉络上的三说鼎立

1.请求权竞合说

针对废除合同请求权与欺诈撤销权之间的关系,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司法实践中表达了其“自由竞合”的立场,认为受误导的合同当事人可以通过恢复原状的方式废除合同,且仅需误导人存在过失即可。

2.欺诈规定优先说

欺诈规定优先说的中心思想是:与基于第《德国民法典》249条的合同废除请求权相比《德国民法典》第123条所配置的撤销权应当优先被适用。申言之,基于缔约过失的合同废除请求权被第123条所排斥。

3.学理上的折中方案

折中的努力通过对合同废除请求权的限制来实现,主要体现为如下两种方案:

第一,无论恶意欺诈抑或过失误导,均可基于缔约过失废除合同。

第二,在过失误导的情形,基于缔约过失的合同废除请求权应受第121条【撤销期限】,将撤销权行使期间限于“没有过错的延迟”的限制;在故意欺诈的情形,则应受第124条【撤销期限】关于一年的除斥期间的限制。

(二)观点背后的理论评析

在缔约过失责任与欺诈规定的作用域不重叠的情况下,欺诈规定本身或连同错误规定即可为表意自由提供充分的保护。而当损害赔偿法的理念进化,缔约过失责任也保护表意自由之时,功能的重合不可避免。作为保护表意自由的实现手段,废除合同请求权和撤销权的矛盾就在所难免。

“请求权竞合说”与“欺诈规定优先说”奉行的是两种不同的理念:前者旨在为受误导人创设互不影响的双行道,而后者则希望在单行道上解决问题。而“欺诈规定优先说”未能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请求权竞合说”主张“双线并行”,但未发现两条路线内在的“体系裂痕”,实质上忽视了评价矛盾。此外,折中方案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提供了改良方案,为现实的操作提供依据。

(三)两种改良方案:

为了实现评价上的一致,在理论上有以下两种改良方案:

一是在法律行为制度的框架内实现对受误导人的救济。对此,制度竞合论者创设了“过失欺诈”理论,以延伸欺诈制度的管辖区域。

二是剔除缔约过失责任废除合同的功能,使其停留在纯粹的金钱损害赔偿,或者在要件上对欺诈撤销权与合同废除请求权设置不同要求,实现二者的差异化,从而避免评价上的不一致。

我国学者倾向于第一种方案。这种方案实质上与“欺诈规定优先说”的出发点是相同的,均以欺诈规定与缔约过失责任之间评价矛盾的客观存在为前提。不过,“过失欺诈”理论是否具有妥当性,其解释力是否优于意思表示错误理论?二者孰优孰劣,如何抉择?这就是下文旨在揭示的。


三、方案质疑:“过失欺诈”合理性的审视

对“过失欺诈”的承认,是对欺诈制度的一种价值重塑。在表意真实义务的场景之下,此举固然可以使欺诈制度实现对故意和过失情形的整体适用,以“一己之力”完成规范任务,并避免与废除合同请求权的评价不一。但就整体而言,“过失欺诈”理论可能滋生以下问题:

(一) “过失欺诈”缺乏比较法上的广泛支撑。

在德国法上,根据学者对“欺诈”的界定,其是指通过演绎虚假事实或者隐瞒真实情况,故意地引起或维持某种错误,从而影响受欺诈者的决策。在英美法上,欺诈性虚假陈述要求陈述人明知其虚假并希望其误导相对人,即须有误导的故意。

(二) “过失欺诈”难以解释

即使在《德国民法典》第123条的体系框架下,也难以解释出“过失欺诈”。因为从体系解释出发,第123条第1款和第2款应保持体系上的一致性。第123条第1款明确地规定了法律行为的撤销以恶意欺诈为限。在此情况下,如果再从第2款中推出“过失欺诈”,则会产生内部逻辑上的矛盾,难以自洽,构成了体系悖违。

(三)解释论的层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民通意见》)第68条明定了“欺诈”的故意要素,将“欺诈”限于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不存在“过失”之说。


综上,“过失欺诈”存在规范上的障碍以及术语使用习惯上的阻力,并不能逻辑顺畅地进行适用。在我国,重大误解的规定均是规范相对人因过失引发表意人错误的情形。司法解释中虽对重大误解作了例示性规定,但并未对其要件与效果作细致安排。这反倒提供了额外的建构可能。因此可以寻求我国对于重大误解的规定,以发挥规范过失违反表意真实义务的功能,实现对“过失欺诈”理论的功能替代。如此,欺诈规定与重大误解规定可作为一个整体,实现与废除合同请求权的对接。



供参考的法条:

1、《德国民法典》第121条【撤销期限】

(1)在第119条和第120条规定的情况下,撤销权人自知悉撤销理由后,必须立即撤销,而不应有可归责于己的迟延(毫不迟延)。如果毫不迟延地作出撤销的意思表示,对于不在场的人所作的撤销,视为及时撤销。

(2)意思表示作出后,经过三十年,不得撤销。


2、《德国民法典》第123条 【因欺诈或胁迫可撤销】

(1)因被欺诈或者被不法胁迫而作出意思表示的,表意人可以撤销该意思表示。

(2)欺诈系由第三人所为的,对于另一方所作的意思表示,只有当另一方明知或者可知欺诈事实时,始得撤销。应向其作出意思表示的相对人以外的人,因意思表示而直接取得权利时,只有当权利取得人明知或者可知欺诈事实时,始得撤销该意思表示。


3、《德国民法典》第124条【撤销期限】

(1)根据第123条的规定可撤销的意思表示,只能在一年之内撤销。

(2)在被欺诈的情况下,撤销期限自撤销人发现欺诈之时起开始计算,在被胁迫的情况下,撤销期限自胁迫终止之时起开始计算。对于期限的届至,准用第203条第2款以及第206条,第207条关于时效的规定。


4、《德国民法典》第249条 【损害赔偿的方式和范围】

(1)损害赔偿义务人必须恢复假如没有发生引起赔偿义务的情事所会存在的状态。

(2)因伤害人或损坏物而须赔偿损害的,债权人可以不请求恢复原状而请求对于恢复原状为必要的金额。



(本文作者:朱婷婷,本网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缔约过失与欺诈的关系再造——以错误理论的功能介入为辅线》


[ 参考文献 ]

尚连杰:《缔约过失与欺诈的关系再造——以错误理论的功能介入为辅线》,载《法学家》,2017年第4期。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高富平:个人信息保护:从个人控制到社会控制
我国应当以社会控制论指导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建立平衡个人利益和社会整体利益的个人信息保护制度。
汪君:企业间借贷合同如何认定效力?
司法机关应以《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所确立之合同效力认定规则为裁判路径,全面肯认企业间借贷合同效力。
张其鉴:民法总则中非法人组织是否有权利能力?
非法人组织是法定民事主体,以登记和类型强制为前提,尽管缺乏财产独立性,但完全具有权利能力,立法应予明定。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司小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