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宁:平台经济时代快递增值服务的立法规制
2020年1月11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平台经济时代下电子商务迅速发展,快递企业衍生的快递增值服务是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在我国《电子商务法》为部分快递增值服务提供了有效法律依据的背景下,更需通过研究快递增值服务法律问题,明晰各方权利义务关系,合理规范市场运作,提供有效制度供给。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郑佳宁教授在《平台经济时代快递增值服务的立法规制》一文中,选取收件人付费服务、保价服务、代收货款服务为研究样本,重点探讨交付障碍处置与收件人付费服务、完全赔偿原则在保价服务中的运用和代收货款资金风险防范机制等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揭开快递增值服务的面纱

快递增值服务是相对于寄递服务而言的,指快递企业为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开发的具有较高附加值的服务产品。加速快递增值服务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首先,快递增值服务合同以寄递服务为核心,集委托、仓储等数种有名合同的主给付义务于一体,有助于推进复合型快递服务发展,满足多样化的社会需求。其次,充分彰显寄件人享有的自主选择权,包括选择交易相对人即快递企业和选择快递服务种类的权利。快递企业提供的服务种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寄件人自主选择权的范围,快递增值服务使寄件人自主选择的空间得以扩展。最后,作为电子商务交付环节权利义务的扩展,为电商交易提供了更多履约手段,有效地补足了其线下交付的短板。

实践中快递增值服务纷繁复杂,根据服务发展的成熟程度和法律关系的特殊程度,可选取收件人付费服务、保价服务、代收货款服务作为研究样本,以保障研究问题具备理论与实践价值,并彰显服务的个性所在。

二、交付障碍处置与收件人付费服务

收件人付费服务,在实践中被称为“运费到付”,其实质在于双方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代替寄件人履行费用支付义务,是典型的第三方负担契约,在法律性质上属于广义的担保行为。当收件人拒绝付费时,构成主给付义务的违反,寄件人应向快递企业支付寄递费用并赔偿损失。此外,《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商快件的交付方式、交付时间以当事人约定优先。且在卖方作为寄件人的合同中,收件人的签收时间为交付时间,交付后风险移转给收件人。由此,收件人付费服务不仅改变了传统快递服务合同内履行寄递费用支付义务的主体,而且直接影响着快件的交付时间和风险转移时间。

收件人付费服务由寄件人与快递企业达成合意即可,收件人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实践中,收件人以不知情、不同意付费为由进行抗辩,引发交付障碍(如下表),对此必须采取合理适当的处置措施。


在快递服务合同中,交付障碍的处理采取寄件人处置优先原则。寄件人对快件处置享有切身利益,当出现交付障碍事由时,快递企业应及时通知寄件人并遵照其指示处置标的。实践中,快递企业提供收件人付费服务时往往要求寄件人作出预先抉择,当出现交付障碍时,不同的处置方式有不同的法律效果(如下表)。


然而,寄件人享有的快件处置权应有所限制,当寄件人怠于发出指示或者所作指示无法实行时,应当适用法定处置规则。交付障碍的出现使快递企业难以清偿债务甚至负担妥善保管快件义务,长此以往快递企业将难以为继。交付障碍法定处置规则本质上是对清偿替代机制的规定,快递企业按照法律规定处置快件后,合同债务视为清偿完毕。为平衡快递企业与寄件人的利益关系,应设置一定的缓冲期限。在此期限内,快递企业应妥善保管快件,听候寄件人安排,保管费用由寄件人承担;期限经过后,快递企业可行使处置权。不易保存的快件处置不受上述期限限制,快递企业可立即拍卖快件并通知寄件人领取价款。

三、完全赔偿视角下的保价服务

保价服务条款建立在寄件人声明物品价值的基础上,是快递服务合同当事人双方合意的产物,具有多重价值。一方面,保价服务体现了快递服务赔偿责任限制下对完全赔偿原则的有限回归。快递行业风险纷繁复杂,一味采完全赔偿原则可能使快递企业不堪重负,但限额赔偿制度又会使无法掌控寄递风险的寄件人承担几乎全部损失。此时,保价服务可在个案中矫正限额赔偿的不足。另一方面,保价服务有利于提升服务水准、增强安全系数。快递企业难以对所有快件逐一仔细检查,保价快件会在显眼位置标明以提醒快递企业多加注意,对其包装与检验通常也更为严格,有利于保障寄件人权益。

在保价服务中,寄件人预先告知快递企业的快件估价,在法律上称为声明价值。按声明价值与实际价值关系的不同,可以将保价服务分为足额保价、不足额保价和超额保价三大类。足额保价中声明价值与实际价值吻合,因而快递企业赔偿范围与寄件人损失范围一致,符合保价服务回归完全赔偿原则的制度目标。不足额保价中,赔偿范围应小于寄件人损失范围,虽不符合完全赔偿原则但具有合理性:若寄件人明知声明价值低于实际价值仍作出声明,乃自愿降低保护程度,属其应有权利,且不违反法律规定;若寄件人不知快件真实价值而作出声明,乃未尽谨慎注意义务,应自负其责。超额保价中,声明价值超过实际价值,若仍以声明价值为确定依据,寄件人将获得额外利益,违反了完全赔偿原则的精神,也容易诱发道德风险。秉持填补之功能定位,损害赔偿应以实际价值为限,超出实际价值的声明价值部分不予赔偿。综上所述,在保价服务中声明价值与实际价值构成了界定赔偿范围的双重限制,应以二者中较低者为准绳。

四、代收货款服务中的资金安全保障机制

代收货款服务是指寄件人与快递企业约定,由快递企业向收件人收取货款,快递企业将已收货款返还给寄件人的快递增值服务,现出一定金融服务的色彩,法律关系更为复杂(如下表)。其中,买卖合同构成了代收货款服务开展的前提和根基,快递服务合同和委托合同则可视为买卖合同的履约手段。


在代收货款服务中,快递企业与卖方形成委托代理关系。然而,快递企业直接掌控货款,可以所有人的身份使用、处分,卖方却难以核查真实状况。为规制当事人信息的不对等,需要在代收货款服务中构建资金安全保障机制,一方面促成相关信息的有效流动,另一方面完成货款与快递企业固有资产之间的相对隔离。现阶段,资金安全保障机制由及时报告规则与资金分离规则两大部分组成。

其一,及时报告规则要求快递企业定期或不定期地向卖方报告代收货款的相关情况,以接受卖方的监督。通过外部机制促成相关信息从快递企业向卖方流动,从而约束和控制快递企业的代收货款服务。及时报告规则是一种“最低限度保障”,当事人不得排除该规则的适用或降低报告标准,但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信息报告的强度。委托合同中受托人报告义务的法理同样适用于代收货款,快递企业除及时报告代收货款服务开展状况外,还应在委托合同终止之时制作代收货款服务的详细报告并移交卖方。就报告期限而言,可采取定期报告与不定期报告相结合的模式,分别对应通常情形和突发事件。就报告内容而言,应采取综合式的方法,既包括代收货款的收取总额、使用状况等具体事项,亦包括涵盖与代收货款服务相关、可能影响卖方利益事项的抽象式兜底条款。

其二,资金分离规则要求快递企业须在银行设立用于代收货款收付和结算的专用存款账户。基于消费寄托合同,快递企业享有金钱返还请求权,但受制于合同条款,该请求权的行使应符合代收货款目的。除向卖方送交货款外,该账户原则上“只收不付”,从而限制快递企业对货款的控制,实现资金分离。



(实习编辑:吴泽玲,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注”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平台经济时代快递增值服务的立法规制》)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郑佳宁:《平台经济时代快递增值服务的立法规制》,载《东方法学》2019年第4期,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
【作者简介】郑佳宁,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王道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安保责任研究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相应责任可能是补充责任,少数情形下也可能是连带责任或者按份责任。
王倩:保护“吹哨人”的劳动法分析
雇员向国家机关、媒体等外部机构或个人告发雇主组织内部的违法行为,如何从劳动法角度评价这种吹哨行为?
崔建远:混合共同担保人相互间无追偿权论
混合共同担保关系中,除当事人另有约定或法律另有规定外,物上担保人之间、物上担保人与保证人相互间不应享有追偿权。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胡丹阳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