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释法 | 在合同中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吗?
2022年3月24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违约责任   人格权   精神损害赔偿
[ 导语 ]

在前民法典时代,受害人以遭受精神损害为由提起违约之诉,法院多以我国不存在违约精神损害赔偿制度为由驳回诉讼请求。然而,在诸如婚庆合同、摄影合同、旅游合同等合同之中,财产损害赔偿不足以弥补受害人所受精神损害。《民法典》第996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该条确立了在特定情况下允许受害人在违约责任中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则。基于此,本文精选部分案例,以期明晰该条的适用条件。

[ 内容摘要 ]

《民法典》第996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该条确立了在特定情况下允许受害人在违约责任中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则。基于此,本文精选部分案例,以期明晰该条的适用条件。

[ 内容 ]

裁判规则

本条适用的条件为:一、损害人格权的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竞合。这要求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同时构成了损害对方人格权的侵权行为。如果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造成了精神损害,但违约行为本身并不符合侵权行为的相关要件,无须承担侵权责任,此类情形就不涉及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不适用本条规定。二、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自然人的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本条的适用要符合本法第1183条第1款的规定,即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三、受损害方选择请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在责任竞合的情形中,依据《民法典》第186条的规定,受损害方有权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侵权责任。只有在受损害方请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时,才适用本条的规定。

    简而言之,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发生竞合的情形下,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的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或者合同的履行与人格利益的实现具有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在订约即是为了实现某种人格利益时,因一方违约而导致另一方精神损害的,是可以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例如,在婚庆合同、摄影合同、旅游合同等合同纠纷中,一方违约会使对方遭受严重精神痛苦,是违约方在订约时可以合理预见的,此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并不会不当加重其负担。《民法典》第996条表明人格权受到侵害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时,无论基于何种诉由,都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易于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案例1:湛江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与郑玉芳运输合同纠纷案【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08民终1794号民事判决书】
法院观点: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律师费应否支持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因人身权益或者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受到侵害,自然人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的规定,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等受到侵害,其以侵权为由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法院应当受理。而本案郑玉芳是因合同违约遭受损害,能否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九十六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规定,受损害方选择违约之诉,不影响其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虽然民法典是202111日施行,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有规定,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是适用民法典的规定更有利于保护民事主体合法权益,更有利于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更有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除外”的规定,郑玉芳因公交集团违约行为致其十级伤残,对郑玉芳造成人身和精神上的损害,一审法院根据其伤残程度及过错责任,判令公交集团承担郑玉芳精神损害抚慰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2罗述洪、王锐承揽合同纠纷案【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08民终1048号民事判决书】
法院观点民法典第九百九十六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另据民法典第九百九十条,人格权是民事主体享有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等权利,及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本案中,王锐的违约行为导致罗述洪财产利益受损,并未侵害其人格权及其他人格利益。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结合前述有关人格权的规定考虑,“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至少应与特定人身利益或人格利益关联,案涉房屋显然不具有人身意义或人格利益。因此,罗述洪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没有依据,一审未支持其该项请求,并无错误。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今日头条 | 离职时单位不配合办理离职手续怎么办?
主动离职的员工应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单位不配合办理离职手续需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
今日头条丨“借名买车”的法律风险
“借名买车”行为是违法的。
以案释法 | 夫妻一方擅自出卖共有房屋如何处理?
夫妻一方擅自出卖共有房屋的法律后果旨在平衡房屋共有人和交易第三人的利益。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林伟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