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期民商法前沿论坛 于飞:诚信原则修正功能的个案运用 | 实录
发布日期:2022/5/27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 内容 ]

 2022年5月20日晚,第518期民商法前沿论坛在线上举行。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于飞教授以“诚信原则修正功能的个案运用”为主题发表报告,厦门大学法学院徐国栋教授、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方新军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陈景辉教授出席论坛并参与讨论。


(图为于飞教授)

于飞教授以(2019)最高法民终347号判决书(以下简称“华诚案”)为分析对象,以立法目的为边界区分目的性限缩与法律修正,认为华诚案中的方法论工具是诚信原则的修正功能。并结合该案中的特殊情形,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已经基本履行完毕并且工程验收合格,得出权衡结论:实现原则的重要性超过了支持适用规则的实质理由与形式理由之和,应当依据诚信原则修正规则。

于飞教授首先介绍了华诚案的基本案情与裁判要旨。同时于飞教授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华诚败诉的原因有二:一是华诚违背诚信原则;二是合同无效的制度目的在于惩罚不当行为人,而本案中,适用无效制度则会帮助不当行为人实现不当利益,故无效主张不成立。之后,于飞教授给出了四点理由解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与无效的法律效果弥合的趋势,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无效之间的存在较大差异。接着,于飞教授给出了诚信原则在个案中修正具体规则的三条证立理由和三条证反理由。

其次,于飞教授分析了华诚案判决书的亮点及不足。华诚案判决书的亮点在于:其一,忠实遵守了法官妥当裁判义务;其二,以违背诚信原则否定当事人合同无效的主张,具有理论支撑;其三,明确肯定合同有效,为合同解除及违约责任奠定了基础。华诚案判决书的不足在于:其一,双重适用规则和原则,有向一般条款逃避之嫌;其二,“禁止违反诚信原则的一方主张合同无效”,并不等于“合同有效”;其三,利益衡量过程中仅列举有利因素而未列举不利因素,“衡量”尚嫌不足。

接着,于飞教授将法律修正与目的性限缩相区分,为解决本案问题寻找适宜的方法论工具。于飞教授先是对“目的”进行了界定,认为目的性限缩的正当性在于立法目的,而立法目的的准确理解为法条目的、主观目的、具体目的。接着,于飞教授以立法目的为边界区分目的性限缩和法律修正,认为二者有以下不同:其一,发生限缩或修正的原因不同;其二,目的性限缩优先于诚信原则的修正功能;其三,法官的论证义务不同。从以上的分析过程中,于飞教授得出结论,认为本案问题适宜的方法论工具为法律修正。

再次,于飞教授展示了华诚案中实现诚信原则的重要性超过支持无效规则适用的实质理由与形式理由之和的权衡过程。于飞教授先是分析了实现诚信原则的重要性,接着分析了支持规则适用的实质理由,之后权衡了原则与规则的实质理由,认为支持规则适用的形式理由的加入并不会改变诚信原则更重要的结果。在此基础上,于飞教授作了进一步思考,认为规则的使用结果一定要对违反规则的主导方不利。

最后,于飞教授在结论中整理出一个关于运用诚信原则修正规则的思维框架。第一步,严格适用规则会产生严重不妥当的后果;第二步,查明规则的立法目的,并证明本案无法在立法目的范围内妥当处理;第三步,查明规则的立法目的,并证明本案无法在立法目的范围内妥当处理;第四步,权衡;第五步,修正规则,产生但书。

与谈环节,几位与谈嘉宾相继与于飞教授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

徐国栋教授感谢于飞教授对诚信原则修正功能的解读,并讲述到方新军教授推荐了解的日本《民法典》第3条关于诚实信用规则。接着徐国栋教授提出了类似于华诚案的两个古案,并重点讲解了净手原则。徐国栋教授认为于飞教授的讲座有两条主线:一是诚信修法,二是净手原则。本案可以用净手原则或者其他方式解读。


(图为徐国栋教授)

方新军教授认为民法基本原则的作用有填补漏洞,而于飞教授今天分享了一个不同于填补漏洞的作用,即修正功能。方新军教授强调此项功能不同于法律外法的塑造,不是在法律外创造一个新的法律条文,而是通过诚信原则废掉法律的效力,使其不生效。方新军教授认为于飞教授的分析贯穿了思维经济原则,在分析问题的时候思路清晰,目的明确,具有方法论的自觉。方新军教授同时讲到一个有关房屋预售许可证的案例,认为在已经履行相关义务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让行为无效。


(图为方新军教授)

陈景辉教授针对于飞教授的主题报告提出了四个问题。其一,启用原则推翻规则的时候通常是在规则适用个案出现问题的情况下。而判断出现问题的标准,其客观性和主观性分别是什么;其二,区分目的性限缩和诚实信用修正原则时,立法目的是客观以及客观原因为何;其三,假设所有论证都成立,适用诚信原则修正功能之后的但书有两种理解,一种是全新规则,一种是旧规则的精确化。如果是旧规则的精确化,那么报告中的逻辑就不成立,因为报告中的论证是说规则已经被原则改变了。规则背后有两个或以上的原则,规则是各种原则衡量之后的结果,用一个原则还原不了当时的立法;其四,当法律适用出现问题时,可以修法,当法条仍然有效力的时候不能将其置之不理。


(图为陈景辉教授)

于飞教授对三位与谈嘉宾的点评进行了回应。对于徐国栋教授的建议,于飞教授表示赞同,他表示自己希望通过研究将思路理清楚。对于方新军教授的点评,于飞教授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有过多无效的情形,在一些情况下,判定无效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对于陈景辉教授的问题,于飞教授进行了回答。针对个案严重不妥当的判断怎样才是客观的,于飞教授认为,从方法论上讲,确定的法律概念是很少的。法官对于个案妥当性的追求是不可遏制的,应该为法官追求妥当性设计好路径。谈论诚信原则的修正功能就是这个目的。于飞教授认为,适用诚信原则修正功能之后产生的但书是新规则。诚信原则的解释功能早已被认可,其补充功能也得到了承认,修正功能正在被探讨。于飞教授讲述,寻找立法目的是其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遵循先例的做法是从最高法发布的文件中找寻立法目的。


(图为于飞教授)

最后,于飞教授对同学们所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解答,本次论坛圆满结束。

 图片编辑:顾迎春

文字编辑:顾迎春

发表评论

编辑:周含笑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