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3日 第34210篇《政法论坛》 2019年第5期
公司法语境下决议与协议之界分
作者:周游 中央财经大学 
内容摘要
司法实践存在协议“杀死”决议的现象。协议在我国公司治理当中运用甚广,然而,无论是放松管制,还是保障股东权益,又或是维护公司人合性,都难以成为协议“杀死”决议的正当理由。继而,无论是旨在加强收购监管的一致行动(协议)制度,还是意在确认行为效力的表决权拘束协议,察其本质都无法得出强制履行协议的结论。进而,通过明确公司程式在公司法上的价值,也能进一步厘清公司法语境下协议与决议的界分。当公司法之制度供给显著少于合同法,且决议制度本身还存在诸多不足时,协议极易“杀死”决议。要阻却这种伤害,公司法需要构建特殊的协议制度;同时,决议制度也需要在目的、原则、内容、程序、效力及责任等方面进行系统性修复。
关键词
决议;表决权拘束协议;公司程式;公司治理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协议缘何“杀死”决议:中国问题反思
(一) 放松管制?
(二) 保障股东权益?
(三) 维护公司人合性?
三、公司法语境下界分协议与决议之意义
(一) 一致行动制度设置之意义重申
(二) 表决权拘束协议效力认定之反思
(三) 决议与公司程式
四、协议与决议两种制度的公司法调适
(一)既有规则的省察
(二)协议在公司法上的制度框架
(三)决议制度的系统性修复
五、结语


(助理编辑:廖涵)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晓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