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善、郜俊辉:利他合同之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研究
2021年1月12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   合同的解除   法定解除
[ 导语 ]
      《民法典》第522条第2款中增设了真正的利他合同制度,初步明确了违约责任承担、抗辩权行使的问题,但该条款内容过于简单,对利他合同制度中常涉及的为第三人利益意思表示的解释规则、第三人权利确定规则以及合同解除规则等问题均未予以处理。大陆法学界常以缩短给付环节、节约交易成本论证利他合同的正当性,该种理解也过于粗疏。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陈景善教授和郜俊辉硕士研究生在《利他合同之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研究》一文中,检视了我国《民法典》的现有规定,以利他合同的法定解除权为研究对象,借助“权利切割让渡”模型,对利他合同解除权的权利归属问题与行使限制问题进行了探索。
一、利他合同之再认识

欲处理利他合同的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这一具体问题,必须先对利他合同的规范功能与基本法律结构有准确的把握,以此为基础对解除权行使开展体系化作业,从而在价值与逻辑上都实现融贯性要求。

(一)规范功能:创设给付请求权

大陆法学界常以缩短给付环节、节约交易成本论证利他合同的正当性,然这样的理解过于粗疏,无法将利他合同与不真正利他合同作有效区分,利他合同的规范功能也不止于此。利他合同区别于不真正利他合同的核心特征,在于不真正利他合同制度仅涉及给付过程的缩减情况,而利他合同通过创设第三人直接给付请求权,从而增强其债权受偿的可能性。“给付请求权直接取得模式”不仅被认为与当事人意思更为契合,而且能够增加第三人获得约定利益的机会,防止为债权人的继承人或破产债权人所影响。解除权行使规则之构建,亦应当无妨碍于此项制度功能实现,方称允当。

(二)法律结构:以“权利切割让渡”为模型

我国《民法典》第522条第2款采修正的单方行为模式,以实现第三人利益合同的涉他效力。在此模式之下,利他合同得以对第三人发生法律效果,源于意思自治。即利他合同本质上依旧是契约,私法自治理论依旧是分析利他合同制度中具体法技术构造的核心路径。

利他合同的实质在于契约当事人通过契约安排将原契约所生之权利进行切割让渡,债权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仍然应当以其所作意思表示为确定依据。易言之,契约上所生之权利可被视为一个权利集合束,契约当事人通过利他合同制度将权利的一部分切割让渡给了第三人,而自己依旧保有一部分。此处的权利发生、切割和让渡是同时发生的,而非契约上所生权利先由债权人享有,再通过另外的合同转移至第三人处。

(三)价值选择:解除权行使所遵循的基本原则

“法定解除权究竟归属于债权人,还是属于第三人?”这一解除权权利归属问题在权利切割让渡模型下自然地转化为另一个问题,“解除权是否从债权人处切割转让至第三人处?”首先,这是一个如何探知当事人契约安排的问题,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已做明确约定,依照约定处理即可。其次,在契约安排不明确时才需要法律做任意补充,裁判者应寻找民法规则以补充适用。如此一来,问题又转化为“怎样的解除权归属规则才能更好地补充利他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不足?”为此,该规则构造应当在最大程度上契合一般理性人之交易安排。

意思自治原则能够发挥厘清当事人权利边界的作用,进而解决解除权的归属问题。而处理解除权的行使限制问题,则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之考虑,要求从保护第三人利益的角度对解除权之行使予以一定的限制。所以有观点认为,当事人的变更解除权与受益第三人在合同中的权利之间的矛盾,集中体现于贯彻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与适用诚实信用原则之间的矛盾。值得注意的是,与作为社会性基本原则的诚实信用原则相比,作为个体性基本原则的意思自治原则,是具有初显优先性的。故倘若当事人自始至终完全保留了解除权,解除权的行使自无第三人干涉之余地。

二、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的法技术构造

“解除”为根据以一方或双方的意思表示使合同关系归于终结的制度,在民法上其一般分为基于双方合意的解除、单方行使的约定解除以及法定解除。本文主要讨论利他合同中因根本违约而发生的法定解除权的行使规则问题。

(一)解除权之归属:债权人而非第三人

目前学界已经形成共识:第三人并非合同当事人,不得享有解除权。根据“权利切割让渡”模型,从纯粹的二人契约模型到契约概括移转之间,存在着不同的权利切割让渡状态。在契约概括移转使第三人成为契约当事人之情形中,解除权由第三人享有,自属当然。而在其他权利切割让渡状态下,由解除权之规范功能出发,来模拟当事人之交易心理,可推出解除权归属于债权人的答案。解除权的功能在于非违约方“合同义务解放”,第三人在利他合同中并不承担义务,故解除权之行使对其并无“合同义务解放”之意义。

(二)解除权之限制:基于第三人之利益保护

由债权人而非第三人享有利他合同的解除权,并不意味着不对第三人进行保护,债权人解除权之行使需受到一定限制。

1.债权人解除权之行使

(1)无须第三人同意

债权人行使解除权时,无须征得第三人同意。理由在于:首先,债权人行使解除权无害于第三人权利。一方面,合同解除不影响违约责任承担。在利他合同中,第三人既然享有契约上的直接请求权,则此项请求权转换而来的损害赔偿请求权自然也应当由其享有,这也在《民法典》第522条中得到规定。另一方面,当债权人解除合同时,第三人可以基于其与债权人之间的对价关系而请求债权人为对待给付,或可以对债权人基于对价关系的履行请求权行使抗辩权。其次,如此构造规则更符合通常情形中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最后,法定解除通常是以立约人违约后果的严重性为条件的,不能因为第三人利益保护而忽略债务人的保护需要,况且,第三人是可以在对价关系中获得保护的。

(2)通知义务之证成

为保护第三人之利益,债权人在行使合同解除权时应对第三人负有通知义务。其一,债务人陷入根本违约情形,常与债务人自身资信状况相关,及时主张权利便变得极为重要。就此而言,要求债权人承担此项通知义务有其正当性。其二,诚实信用原则本身就要求权利人应顾及他人利益,以正当的方式行使权利。其三,此项通知义务对于债权人而言并非苛责,债权人掌握有受益人的信息当属寻常。在网络时代,发达的通讯使债权人通知更为容易。其四,可借鉴复数契约理论中的“相互协力义务”对债权人的通知义务做类似的正当性解释。其五,从法律技术上来说,以实现整体交易目的为出发点,通过目的解释的方法来引入通知义务亦无不可。

2.债权人解除权之行使

债务人行使解除权无须第三人同意,因为债务人在对方根本违约情形下行使解除权时,债务人与第三人处于利害关系的对立面,若债务人解除合同还须经过第三人的同意则有违常理。且权利的切割让渡是在债权人与第三人之间进行的,此种关系的存在不应当过度影响债务人的利益,出于这种理由,债务人行使解除权亦不需要向第三人通知

(三)问题的关键:交易图像之描摹

如前所述,缩短给付功能的认识对利他合同制度本身过于偏狭。因此,以第三人利益买卖契约来作为预设模型本身有失偏颇。再者,现代大多数国家法律关于第三人“直接取得权利”的立法模式,通常以第三人无偿取得利益为基本规范模型。而且从目前累积的司法实践经验来看,利他合同之应用领域亦主要是集中在海商、保险领域。故以无偿取得利益的利他保险作为《民法典》上利他合同的预设典型,应属妥当。利他保险中对价关系的无偿性,更能增强该结论的说服力。

三、结论

检视我国《民法典》的现有规定,利他合同的生成方法采修正的单方行为模式,并未改变意思自治这一私法核心原则。借助“权利切割让渡”之模型,可以较为清晰地从整体上把握利他合同的基本法律结构。此外,利他合同之预设典型当为利他保险而非利他买卖。基于以上考量,利他合同解除权行使应采如下规则,“债权人而非第三人享有利他合同的解除权,债权人、债务人均可以自行径直行使该权利,只是债权人行使解除权之时还应当负有通知第三人的义务”,且宜作为任意性规范。在处理利他合同问题时,既要坚守意思自治理论,也要回溯制度发展历史中保险合同规则的助力作用及规则塑造功能,并注意现代契约法的商事化趋势及多数人交易的复杂面向。

 

 

(本文文字编辑张文。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利他合同之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研究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陈景善、郜俊辉:《利他合同之法定解除权行使规则研究》,载《社会科学研究》2020年第6期。
【作者简介】陈景善,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郜俊辉,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推荐阅读
龙俊:民法典中的动产和权利担保体系
民法典编纂对动产和权利担保制度的改革形成了形散神聚的动产和权利担保外部体系,该规则体系还带来了内部体系的升华。
冉克平:论意思自治在亲属身份行为中的表达及其维度
意思自治透过法律行为在婚姻家庭编中表现为纯粹亲属身份行为与身份财产行为,在法律适用时有不同的价值取向。
肖俊:债务加入的类型与结构
民法典通过第552条系统地确立了多种类型的债务加入制度(并存债务承担),满足了现实生活的需求,但该条仍需完善。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张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