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峰: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立法论与解释论
2021年7月12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当前,自动驾驶汽车正处于大规模商业落地的前夜,相关的法律配套亟待更新和完善。其中,自动驾驶汽车引发的侵权责任问题尤为关键,实践中已经出现多起涉及自动驾驶汽车的伤亡事件。对此,我国学术界迅速展开讨论,提出了诸多具体的立法建议,但遗憾的是,正式出台的民法典并未就此作出正面回应。对此,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郑志峰在《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立法论与解释论——以民法典相关内容为视角》一文中,从立法论与解释论出发,为配套适应自动驾驶汽车的责任规则细化了规制路径,以便为产业发展提供助力。
一、自动驾驶汽车侵权责任的共识与症结

(一)研究共识

经过学界的充分讨论,初步达成如下共识:第一,当前不宜赋予自动驾驶汽车法律主体地位。第二,生产者一方需要承担产品责任,同时应降低受害人的举证难度。第三,责任保险配套十分重要,如何基于现有保险框架构建适合自动驾驶汽车的保险责任体系是学界关注的重点之一。

(二)主要分歧


(三)讨论前提

学界对于自动驾驶汽车使用人究竟如何担责存在较大争议,需要通过立法论与解释论的路径予以回应。在展开讨论之前,需要明确几个前提:

第一,区分自动驾驶与驾驶辅助。学界常常以美国汽车工程师协会(SAE)的分级方法,构建相应的责任规则,但对其理解却存在分歧。一方面,L1和L2仅为驾驶辅助,驾驶人应当继续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另一方面,自动驾驶汽车的分级应立足于本土。只要是自动驾驶,现有的责任规则难以为继。

第二,区分商用阶段与道路测试阶段。道路测试阶段的自动驾驶汽车需要有专门的安全员全程履行监管义务,一旦发生事故,只需按照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追究责任。而对商用阶段的自动驾驶汽车,需要重新构建新的责任规则。

第三,区分立法论与解释论。关于自动驾驶汽车使用人一方如何承担责任,学界有立法论和解释论两种路径,都需要结合民法典确立的责任框架展开构建。一方面,都要注意到与制度体系的协调和配套;另一方面,立法论与解释论也应当区分,不能混用两种路径。

二、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立法论展开

(一)立法论的存在空间

第一,民法典与立法论并不冲突。面对自动驾驶汽车带来的挑战,在立法上民法典进行了留白处理,未来在适用过程中不断“补白”。第二,民法典预留了立法论的通道。民法典第1208条规定“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律和本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采取了引致适用和直接适用并存的模式。

(二)立法论的方案设想

基于危险责任理论的一体化无过错保有人责任是比较合适的方案。理由如下:第一,自动驾驶汽车契合危险责任的属性;第二,保有人具有承担危险责任的理论基础;第三,无过错保有人责任有助于促进我国交通事故责任制度的现代化;第四,我国也有引入无过错保有人责任的基础;最后,无过错保有人责任也符合世界潮流。

(三)立法论的规则展开

在自动驾驶汽车相关立法尚未确定时,可适时启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修订工作,构建一套本土化的无过错保有人责任。

1.确立本土化的无过错保有人责任

机动车保有人责任的特点是:其一,一体适用于所有机动车,无需考察汽车的类型或者智能等级;其二,一体适用于所有的交通事故类型,无需区分不同主体类型之间的交通事故;其三,是完整的无过错责任,即使自动驾驶汽车保有人证明自己没有过错,也需要就整个交通事故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当然,如果受害人是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保有人可以依据其过错程度免责或者减责。为此,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可以作出相应修改。

2.保有人的认定

考虑到自动驾驶汽车的特殊性,在保有人认定方面需要具体分析:第一,所有人的保有人认定。自动驾驶汽车的所有人原则上是保有人。考虑到使用人对汽车运行的指示、支配地位,认定其享有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第二,所有人与使用人分离的情形。自动驾驶汽车的所有人是否为保有人仍需要具体依据“运行支配+运行利益”标准进行分析,并不能一概否认。第三,生产者、销售者的角色。对于不享有运行利益的生产者而言,随着用户与汽车交互的深入,生产者对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支配力会越来越弱,因此被作为自动驾驶汽车保有人是不合适的。

三、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解释论展开

(一)解释论的必要性

第一,解释论有助于维护民法典权威。相对于立法和修法,法律解释成本更低、程序更灵活、效率更高,且更有助于维护法律的稳定性。第二,无过错保有人责任存在诸多弊端。其一,无过错保有人责任彻底颠覆了现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规则。其二,无过错保有人责任有加重使用人一方责任之嫌。其三,2003年道路交通安全法曾经针对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交通事故采用无过错责任,但遭到了广泛的批评,如果采用更加彻底的无过错保有人责任,可能会招致更多的批评和阻碍。

(二)解释论的方案设想

1.解释路径的选择

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应当在现行机动交通事故责任框架内进行解释,不宜另起炉灶参照一般侵权责任或者其他特殊侵权责任类型展开。

2.解释路径的构想

现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核心在于使用人过错的认定,为了克服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驾驶过错不复存在的困境,可以引入“理性车”标准来丰富对过错的判断。第一,从判断“使用人”的过错转为判断“机动车一方”的过错。第二,从“理性人”标准到“理性车”标准。自动驾驶技术使得使用人对于汽车的控制逐渐让位于自动驾驶系统,合理期待便从使用人的身上转移到了自动驾驶系统身上,自动驾驶系统对于汽车的操控必须符合一个“理性车”的标准,负担必要的注意义务。第三,理性车标准符合过错认定客观化的趋势。第四,自动驾驶系统的反应时间和刹车性能都是客观的,理性车标准的运用完全是可能的。

(三)解释论的规则展开

1.使用人的过错判断

使用人的注意义务应注意如下事项:第一,接管义务的否定。接管义务直接违反了自动驾驶汽车解放人类的设计初衷,增加了事故发生的风险,还限制了使用人的群体范围。第二,车辆注意义务。使用人使用之前需要检查汽车、天气、路况等是否存在明显的不适于自动驾驶的情况。第三,交往注意义务。使用人应避免无权利人使用自动驾驶汽车,将自动驾驶汽车交给第三人使用时,需要确保第三人具有相应的驾驶资格和驾驶能力。第四,事故注意义务。如果发生交通事故,自动驾驶汽车本身并不能采取措施应对,这需要使用人负担注意义务。

2.自动驾驶系统过错的判断

对此,需要把握几点:其一,理性车标准独立于理性人标准。在对使用人进行理性人测试的同时,还需要根据理性车标准针对内置算法的自动驾驶系统进行独立判断。其二,理性车标准理当高于理性人标准。如果自动驾驶系统的客观表现还不如一个合格的人类驾驶员的表现,那么可以认定自动驾驶系统不符合理性车标准。其三,自动驾驶系统应当遵守交通法规。自动驾驶系统也应当像人类驾驶员那样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规。

3.机动车一方过错认定

使用人与自动驾驶系统的过错形态并不必然同步,分布具有多样性。为此,需要具体判断机动车一方的过错。


4.责任承担

从解释论路径出发,对于自动驾驶汽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可以引入理性车标准辅助过错的判断,继续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对于自动驾驶汽车引发的机动车之间的交通事故,按照各自的过错分担。对于自动驾驶汽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的交通事故,可以实行过错推定,由机动车一方证明自己符合理性车标准。

四、结语:立法论与解释论的衔接

我国可以从立法论和解释论两种不同路径对待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问题。如果从自动驾驶汽车智能属性出发,无过错保有人责任是更为合适的选择;如果从自动驾驶汽车工具属性来看,或可依据现有的规则追究人的驾驶行为和驾驶过错。但无论是解释论还是立法论,过错责任还是无过错责任,都是在技术与规则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当前可以先在既有规则内采取解释论路径,待自动驾驶技术成熟普及后再行立法论。



(本文文字编辑魏靖。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立法论与解释论——以民法典相关内容为视角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郑志峰:《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立法论与解释论——以民法典相关内容为视角》,载《东方法学》2021年第3期。
【作者简介】郑志峰,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与贵州省社科院联合培养博士后。

推荐阅读
丁晓东: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的法理思考与制度重构
应当尽量避免直接认定竞争手段本身非法,而以企业的合同性权益或财产性权益受到侵害、消费者是否受到侵害为判断标准。
谢鸿飞:《民法典》实质担保观的规则适用与冲突化解
形式担保观和实质担保观在法律构造和法律效果上多有差异,但体系化地适用物权编和合同编的规范可缩小两者的差异。
姚明斌:《民法典》违约金规范的体系性发展
本文分析了《民法典》违约金规范中酌减规则的裁量特点和违约金约定的性质,分析了相关法律规则之间的关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魏靖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