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宁: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实现机制的构建
2021年10月19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公司收购引发的控制权争夺打破了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和谐关系。然而在实践中,囿于自身利益的羁绊,目标公司董事往往会做出不利于公司职工、债权人和社会公众利益的收购决策。如何才能保障这些处于控制权边缘的利益相关者的权利,强化公司董事的义务和责任?对此,中国政法大学郑佳宁教授在《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实现机制的构建》一文中,从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法理基础、目标公司董事对利益相关者的社会义务、目标公司董事违反社会义务的救济等方面出发,构建了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实现机制。
一、目标公司董事履行社会义务的法理基础

公司社会责任并非针对社会整体,而是通过众多个体利益的不断统筹协调得以实现,由此,利益相关者的概念被引入公司治理领域。利益相关者是指与公司经营活动存在千丝万缕联系、能够为公司行动、决策、做法所影响的一切主体,职工、消费者、债权人为其典型代表。

作为公司的实际经营者,目标公司董事是公司收购与反收购决策的建议者与执行者,其行为的外部性直接影响着利益相关者的得失,所以我国收购立法须构建一套完整的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体系。此处的社会义务,即旨在促进社会公共福祉而对目标公司董事课加的法律义务,该义务要求其在公司收购筹划、实施过程中合理顾及职工、债权人、社会公众的正当关切。

二、 目标公司董事对职工的社会义务

(一)目标公司董事对职工的经济保障义务

鉴于职工的弱势地位和对企业的依赖,法律有必要加强对目标公司职工的经济保障,以弥补公司与股东对人力资本的征用与剥削。现实中,职工往往只能被动地接受目标公司提出的格式条款,目标公司董事作为被收购一方,有着参与收购决策的权力,又比较了解目标公司的内部情况,应当履行经济保障义务,将收购对职工的经济损害降到最低。在执行经济保障义务时,董事必须严格依照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制定和执行公司的经济补偿计划、养老金计划和就业再培训计划,董事因过失而未能有效执行公司的相关计划给职工造成损害的,应当与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董事故意不执行相关计划或在相应保障资金的管理方面存在重大过失,应禁止相关董事从事公司的经营管理。

(二)目标公司董事对职工的信息披露义务

在收购发生时,法律设定的职工董事与职工监事往往顾及自身去留而不敢为全体职工的利益发声。又因为出于维持公司股价稳定,防范敌意收购者的考虑,收购信息往往是只有内部高层管理者才知晓的公司机密。这就造成了广大职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目标公司的职位调整。

法国相关立法保障了职工在收购过程中的合理知情权,值得我们借鉴。该法令规定发生公开要约或换股时,目标公司管理层应立即组织公司的企业委员会(包括相当比例的职工代表),收购者应说明收购目的,提交执行要约时的人事安排。对于无正当理由不参会的收购者,剥夺其行使在目标公司的投票权。

三、目标公司董事对债权人的社会义务

(一)目标公司董事对债权人的信义义务

一般在公司具有偿付能力时,股东作为公司的风险承担者拥有剩余索取权。但是当公司濒临或已经丧失清偿能力时,剩余索取权实际上由股东转给债权人,而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会刺激董事做出将债权人利益置于危险中的机会主义行为,故而作为受信人的董事此时应对债权人承担信义义务。另外目标公司董事的决策也可能会增加公司的债务负担,目标公司的资产极有可能因董事所采取的“毒丸计划”“焦土政策”等反收购措施而遭受侵蚀或低价贱卖,使得债权人的债权无法得到清偿。

公司收购导致目标公司濒临或已经丧失清偿能力时,目标公司董事对债权人具有忠实和注意义务。忠实义务体现在目标公司董事在收购与反收购过程中应忠于债权人利益,反收购措施的合法性标准应当结合美国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确定的基本规则:目标公司董事应当为债权人利益最大化而努力。注意义务体现在,目标公司董事应当充分调查研究收购者的意图和实力,并结合外部独立专家的意见,将调查结果体现在其提交的收购建议中。

(二)目标公司董事对债权人的信息披露义务

债权人没有法定的程序和机制来了解、参与、监督公司的经营,因此在信息披露方面,应给予债权人特别的保护。有学者认为,单纯的股权收购无须给予债权人特别保护,因为公司的接管者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同时就是损害公司利益和自身利益。事实上,收购中出现的债务恶意转移、巨额成本等,可能会导致目标公司财产减少;此外控制者的变化违反了公司与其债权人之间合同的默示义务,无法仅通过合同法救济,因此应当给予特别保护。信息披露的内容包括收购者的基本情况、收购方案、外部独立专家的咨询意见、董事会的收购建议等。同时当收购方案危及目标公司债权人债权时,债权人可以享有异议权。

四、目标公司董事对社会公众的社会义务

(一)目标公司董事的证券信息披露义务

信息披露乏力将导致劣质公司吞噬其他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含量,从而使证券市场垃圾股充斥,公司与社会公众两败俱伤。而投资者的投资判断往往要依赖于股价以及公司所披露的信息,故目标公司董事应承担证券信息披露义务,该义务应由证券法规制,在这点上美国有较多的立法成果和司法经验可供借鉴:任何人在证券交易中不得欺诈;董事在决策中违反信息披露和反欺诈规定,需承担连带责任;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负有对公司所披露年报和季报真实性作个人证明的义务;反收购措施信息披露中须写明理由、利弊、操作方式、表决方式、相关限制及其他处理方式等。

(二)目标公司董事反垄断审查的提交义务

英国学者考林等人的研究,以及美国历史上的历次并购热潮证明,反垄断和并购密切联系。因为收购后的公司由于市场份额增大,市场影响力也大大加强,很可能处于垄断地位,既对其他经营者的市场准入造成障碍,又会通过提价或限制生产数量对消费者造成负担。只有对董事课以提交反垄断审查报告的法定义务,才能使对公司收购中垄断行为的规制落到实处,从而保障社会公众的利益。当公司收购可能造成行业垄断时,目标公司董事应当负有提交反垄断审查报告的义务,将收购可能造成的集中情况,如实、完备、准确地向反垄断主管机关进行申报,除非其能证明已尽到适当的注意义务并努力阻止垄断行为的实施,否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五、目标公司董事违反社会义务之救济

目标公司董事违反社会义务之救济体系的建构须遵循“两步走”的模式:首先,应明确救济适用的判断标准;其次,明确权利救济的具体机制。

(一)判断标准的确立

判断标准之一,严格区分法律义务与道德义务。首先,强制力程度不同。前者的典型强制形式表现为威胁、处罚等;而后者典型的强制形式是唤醒人们对规则的尊重。其次,义务标准不同。前者的义务标准明显低于后者。基于两者的差异性,公司立法不能把所有的社会道德的要求都转化为法律义务,否则既会使公司不堪重负,又会使董事瞻前顾后,影响交易效率。

判断标准之二,区分公司的社会责任与社会的责任。前者是指公司对利益相关者承担的合理范围内顾及其正当权益的义务,后者则指以政府为代表的主体为维系社会正常运作、增进民生福祉所承担的法定职责。公司不承担社会的责任,因为公司只是经济组织不应承担社会职能。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强制要求应严格限定于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活动相关联的范畴,所以应该禁止国家、政府、任何团体和个人以社会的名义对公司收购进行不合理的干预,对目标公司董事任意的惩罚和责备。

(二)法定特别责任和直接诉权的适用

应结合大陆法系立法中普遍规定的董事对第三人承担责任的制度,赋予收购中利益相关者对目标公司董事的直接诉权。

首先,这有利于利益相关者的保护。较之英美法系,大陆法系董事对第三人责任的制度给予了利益相关者无论在公司何种经营状态下更全面和普遍的保护。其次,直接诉权不会导致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苛重。因为实践中,利益相关者往往会选择向经济实力更强者求偿,公司正常运营时,第三人往往会选择向公司提出损害赔偿之诉。最后,直接诉权源于法定特别加重责任。相较于“特殊侵权行为说”,“法定责任说”更为合理,其认为没有关于被害人损害的恶意、重大过失,不成立侵权行为;且未具有违法性难以成立侵权行为。因此董事对第三人的责任是一种法定的责任,可以脱离侵权行为法理的束缚。

六、结论

为保障公司收购时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应构建和明确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制度体系和具体内容。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的履行有赖于权利救济机制的完善,公司立法应赋予利益相关者对董事的直接诉权,建立责任判断标准,以惩治董事的恣意行为。



(本文文字编辑马宇航。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实现机制的构建》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郑佳宁:《目标公司董事社会义务实现机制的构建》,载《法商研究》2021年第4期。
【作者简介】郑佳宁,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推荐阅读
梅夏英:企业数据权益原论:从财产到控制
企业数据权益是一个纯粹的数据问题。企业数据表现为对现实数据的有限自我控制,其保护应当以维护数据的控制为基础。
蒋大兴:公司董事会的职权再造
公司法应夯实经理层的经营决策职权,与其走向“董事会中心主义”,不如认可“经理人中心主义”。
缪因知:操纵证券市场民事责任的适用疑难与制度缓进
我国学界多主张为追究操纵证券市场民事责任提供更多便利,但相关制度适用中的法理疑难之处不可轻视。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江超男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