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克平:《民法典》视域中离婚协议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
2021年12月1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离婚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系离婚时夫妻通过契约方式改变婚姻存续期间的法定或约定财产制确定的积极财产归属或消极债务的承担的条款,其属于离婚自由的范畴。然而,夫妻之间的资源、禀赋等存在差异,为避免在离婚时夫妻一方利用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损害另一方的利益,或者夫妻通谋利用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损害债权人的利益,离婚财产给与条款应当受法律的规制。离婚协议中的夫妻财产给予条款是否构成合同法上的赠与?在内部关系上该条款的效力判断与实现路径有何特殊性?在外部关系上离婚协议中的夫妻不动产给予条款是否具有排除该不动产登记方的金钱债权人强制执行的效力?对此,武汉大学法学院冉克平教授在《〈民法典〉视域中离婚协议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一文中,就以上问题展开讨论,以期有助于理论探讨和司法实践。
一、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法律性质

(一)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解释路径争议

夫妻双方签订包含财产给与条款的离婚协议适用于登记离婚,并以离婚登记程序的完成为延缓条件。学理上通常认为,离婚财产给与条款夫妻双方达成的离婚协议未生效,因而夫妻离婚财产给与条款不能被作为配偶另行诉讼离婚的依据,此时只能适用诉讼离婚的一般规则,除非能够推断双方在协议离婚情形下约定的离婚财产给与条款在诉讼中仍然具有约束力。

从形式上看,离婚协议中的财产给与条款具有无偿性,与赠与合同类似。针对其法律性质,我国学者主要围绕离婚协议经登记生效后财产权利移转前,财产给与方是否可以行使任意撤销权展开分析。我国多数学者对此持否定态度,主要包括以下观点:

(二)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解释论评析

比较而言,上述有关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法律属性的四种典型观点均存在不足之处,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将离婚协议中的夫妻财产给与约定视为普通的赠与,意味着婚姻解除之后财产转移之前,夫妻一方就夫妻财产给与条款可以行使任意撤销权。第二,我国立法上仅规定基于公益性目的的捐赠应当明确约定赠与目的。第三,离婚协议中的财产给与条款具有伦理属性,这并不表明其必然具有道德义务的属性。第四,将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类比为继续性合同解除之后财产清算协议的观点,仅强调了离婚合意的不可逆性,并未进一步阐释夫妻财产给与条款与离婚经济帮助、离婚补偿、子女抚养以及离婚损害赔偿等条款之间的结构关联性究竟为何。

(三)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予的结构性关联

缔结离婚协议时,夫妻对子女的法定抚养义务和配偶之间的离婚救济义务均具有人身属性。离婚协议如果并未列明子女抚养费或未涉及离婚救济,为实现离婚时对弱者利益的保护和救济,对离婚协议进行解释:夫妻之间的财产给与条款既包含财产给与一方对未成年子女的法定抚养义务的履行,也包含夫妻一方对离婚救济义务的履行,以凸显婚姻法的公平观念。如果离婚协议中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所涉及的内容属于对法定义务的履行,显然不具有无偿性而不构成赠与(如下图所示“法定义务”)。离婚协议中夫妻超出法定义务的财产给与条款原则上并无对价关系,这符合无偿法律行为的构成要件,因此属于赠与条款(如下图所示“约定义务”)。

虽然离婚协议中夫妻超出法定义务的财产给与条款通常属于赠与条款,但这并不表明赠与人就一定享有任意撤销权。由于离婚协议中的离婚合意经登记生效之后通常具有不可逆性,其中的夫妻赠与条款是否可以因无偿而被撤销,应在离婚协议的这一法律行为的整体性语境之下,基于夫妻财产给与约定条款和夫妻共同体解散的关联性,从法律行为部分无效理论视角予以分析。具体而言:第一,判断夫妻之间的意愿所考察的是理性的夫妻是否会缔结这样类型的协议:即使夫妻财产给与的约定义务被撤销,但双方仍然达成愿意解散夫妻共同体的离婚协议。第二,权衡夫妻之间的利益所关注的是夫妻财产给与约定义务是否实质性地影响夫妻共同体的解散。

二、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予条款的效力判断及其实现路径

(一)离婚协议夫妻财产给予条款的效力判断

离婚合意是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基础,后者的效力判断取决于前者。离婚合意与婚姻缔结均属于纯粹身份行为,结合《民法典》意思表示瑕疵的规定来看,显失公平适用于财产行为,不适用于离婚协议,重大误解亦不适用于离婚合意。登记离婚以真实意思表示为基础,离婚合意可以类推适用于婚姻缔结的欺诈、胁迫规范(包括第三人欺诈与第三人胁迫)。若离婚合意被撤销,则离婚登记行为无效,离婚协议中约定的相应内容也不能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离婚协议属于兼具身份关系解除与财产关系的混合协议。

针对“假离婚”现象,离婚条款有效并非因为“虚假离婚”的动机不影响离婚合意的效力,而是因为“虚假离婚”目的就是为了解除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当事人不愿解除的只是事实上的共同生活关系。因而夫妻之间的“虚假离婚”不影响婚姻解除的效果。尽管离婚合意有效,但是离婚协议中夫妻财产给与条款因存在通谋虚伪表示而无效,任何一方均可以主张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与夫妻共同债务。

离婚协议中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因给与方责任财产的减少,夫妻财产分配条款可能影响给与方个人债务的承担。但是,如果离婚协议中的夫妻财产给与属于法定义务履行的范畴之内,即使该给与约定损害债权人利益,债权人也不得撤销。若是超出法定义务的部分而且属于夫妻之间或夫妻对子女的无偿给与,该行为常常会难以避免地包含夫妻情感因素、子女情感补偿等。但从利益衡量的角度看,债权人的利益显然更值得保护。因此,若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无偿减少其积极财产致使有害于债权人的利益,则债权人可以依据《民法典》第538条规定行使撤销权

(二)离婚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实现路径:以夫妻股权给予为例

若夫妻双方均属于公司的股东,离婚协议可以约定夫妻股权自由转让,除非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无需公司其他股东同意和行使优先购买权。然而,若仅夫妻一方持有股权,由于股份有限公司属于资合性公司,股权的流动性极强,作为离婚财产的股权的分割、转让不涉及公司其他股东的同意及优先购买权。但是,因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人合属性,若其他股东存在异议,应当在公司章程框架下寻求内部解决。然而,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分割所引起的变更记载并不等同于股权对外转让,并不会影响有限责任公司的封闭性。离婚时夫妻共有财产分割发生的股权给与和股权的法定继承性质相同,均基于亲属身份的特殊关联。既然法律为保障股权继承而忽略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依据举轻以明重的原理,应当原则上允许基于夫妻共有财产发生的股权给与可以自由转让。

三、离婚夫妻财产给与约定的强制执行效力分析

(一)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排除强制执行效力的理论及其评析

离婚协议中的夫妻不动产给与约定属于债权,接受不动产给与的一方配偶应当经过登记才能享有不动产的所有权,婚姻登记机构对离婚协议的公示并不具备物权公示的效力,因此该约定不能直接导致不动产物权的变动。与德国法相比,我国《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第28条和第29条所赋予的“期待权”与不动产登记无关,而是依赖于不动产买卖合同的履行程度(交付不动产、支付价金)。我国《执行异议复议规定》中的“期待权人”至多享有占有、使用、收益等权能,却不享有决定物权归属的处分权能,因此该约定也非德国法上具有物权归属意义的期待权。为使离婚协议中接受不动产给与一方具有排除不动产登记名义人的债权人的强制执行效力,学理与实务从物权或物权期待权的角度所构造的理论基础并不合理。

(二)离婚夫妻财产给与条款排除强制执行的构造

夫妻离婚协议中的不动产给与约定符合以下构成要件,则具有排除被执行不动产之上金钱债权的强制执行效力。但是,该债权仅可以对抗被执行标的上无担保的普通金钱债权人。如果申请执行人对案涉不动产享有担保物权,接受不动产给与一方不得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排除担保物权人申请的执行。被执行标的上的担保物权通常设立在离婚协议生效之前,即使产生于离婚登记生效之后,担保物权也优先于接受不动产给与一方的债权。

四、结论

离婚协议系身份与财产相互交织的具有整体属性的“混合契约”。夫妻财产给与条款在实质上集中呈现夫妻在离婚协议财产后果上的自由及其限制。第一,离婚财产给与条款包括具有人身属性的法定义务与纯粹财产属性的约定义务两个方面。第二,夫妻财产给与条款的法律效力取决于离婚合意的主体适格与意思表示真实一致。第三,离婚协议中的夫妻不动产给与约定既不能直接导致不动产物权的变动,也非德国法上具有归属意义的物权期待权。



(本文文字编辑朱鸿嘉。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注”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民法典〉视域中离婚协议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冉克平:《〈民法典〉视域中离婚协议的夫妻财产给与条款》,载《当代法学》2021年第6期。
【作者简介】冉克平,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推荐阅读
许可:算法规制体系的中国建构与理论反思
我国算法规制体系应引入“算法发展”平衡算法安全,引入“权利公平”补充算法公平,引入“私人自主”调和算法向善。
王利明:论《民法典》实施中的思维转化——从单行法思维到法典化思维
本文深刻探讨了如何从单行法思维向法典化思维转化,体系化解读《民法典》。
李建伟:授权资本发行制与认缴制的融合——公司资本制度的变革及公司法修订选择
新一轮《公司法》修订的资本制度改革,要以激励投资创业、降低公司设立成本、平衡各方利益的规则体系之构建为导向。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朱鸿嘉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