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峰:《捆绑、分离抑或第三条道路:论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
2022年10月28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劳动关系   社会保险   功能替代
[ 导语 ]
       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在我国几经变迁。从建国初期的社会保险被劳动关系涵盖的模式,到改革开放后逐渐形成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并存、社会保险以劳动关系为前提的制度结构,再到《社会保险法》制定前后,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分离的观点开始出现,总体来看,似乎社会保险和劳动关系渐行渐远、日渐分离。但是,这种分离的具体内涵是什么?这种分离的限度在哪里?这种分离在技术上如何实现?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沈建峰教授在《捆绑、分离抑或第三条道路:论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一文中,从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功能的探究开始,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答,并厘清了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
一、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社会问题的内化解决与外化解决

(一)法治框架下解决社会问题的两种不同路径

工业化早期,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都是为了在法治框架下解决劳动者问题而产生的。劳工问题存在两种表现形式:劳动、劳动条件和劳动报酬问题;劳动能力、劳动和劳动报酬的缺乏问题。前者是劳动法所要解决的问题,后者是社会保险法等社会法所要解决的问题。劳动法采取内化解决方案,通过劳动基准法、集体合同、民主管理等具有劳动者保护功能的措施直接在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间实现力量和利益的均衡,解决依附性劳动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社会保险法则采取外化解决方案,通过设立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外的第三方组织(社会保险基金)进行社会给付,解决工业化时的社会问题。

(二)内化解决和外化解决的技术方法

从法律技术角度来看,内化解决和外化解决社会问题的路径天然蕴含着私法和公法两种不同的技术方法。内化解决方式在两个私的市场主体之间进行利益分配,这已为其奠定了私法根基;其基本出发点是市场主体的自由和自治,其根本目的是通过法律社会化技术最终实现当事人通过自身之力解决社会问题。与此不同,外化解决路径因公权力的组织而建立,形成一种公法性的组织体,通过公给付实现社会问题的解决。

(三)外化解决和内化解决的功能结构

总体目标上的同一性与法律技术设计上的异质性,要求在理顺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关系过程中协调好二者的功能关系。从各国和地区的理论和实践来看,内化解决与外化解决存在择一使用、次第结合、平行结合三种关系形态。就具体社会问题解决而言,内化解决方案(劳动法)与外化解决方案(社会保险法)之间具体采取哪种关系形态,更多不是一个逻辑问题,而是建立在历史传统等因素基础上的社会政策选择问题,但大体具有内化解决方案优先、外化解决和内化解决在功能上总体协调的规律。

二、社会保险的功能扩张及其对劳动法的功能替代

(一)社会保险的功能扩张趋势

社会保险是解决劳动关系这种内化解决社会问题的制度设计本身的不足而出现的制度,这是一种先有市场自由,再有国家介入的市场经济逻辑。但自从二者并立开始,社会保险就表现出功能扩张、不断替代劳动法功能的趋势。例如社会保险中最先发展出来的工伤保险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替代劳动者和雇主之间的民事赔偿。在当代,社会保险的功能扩张也一直延续,认为社会保险法的勃兴与劳动法式微的观点不断出现。

(二)社会保险功能扩张的根源

社会保险功能扩张本质上是通过公权力之手解决社会问题的思路对通过私人之手解决社会问题思路的替代。其根源主要在于如下方面:其一,社会保险的社会和平功能。通过社会保险这一外化方式解决问题,劳动者无需直接向用人单位主张权利,这可以避免利益冲突,维护劳动关系和谐。其二,父爱国家与福利国家的思想。解决社会问题被认为是国家的任务和使命,而国家解决问题的路径自然首先是公法路径。其三,从企业办社会保险向社会办社会保险的转化。随着社会保险制度的建立,社会保险开始承接解决劳动者生老病死等社会问题的功能,也因此出现社会保险功能的扩张。

(三)社会保险功能扩张的限度

社会保险法对劳动法的扩张会有而且应有必要的限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保险是解决劳动关系不能解决的问题的制度安排,具有相对于劳动法的制度劣后性。其一,所有社会保险都是对私人的干预。强制性的费用征收和待遇支付蕴含着侵害私人自由和利益的天然风险。其二,福利国家的困境。因为社会老龄化等原因,公权主导下的社会问题解决存在着资金来源困难等困境。其三,技术上的限度。在劳动法职业保护的范畴内,社会保险法将无法介入。基于此,社会保险对劳动关系扩张和功能替代的每一步都需要进行专门的社会政策、基本权利、法律体系的论证和平衡,替代是例外而不是原则。

三、社会保险关系对劳动关系的超越及其体现

用工形式的变化、功能主义和问题导向的思路、以及劳动法和社会保险法承担的不同保护任务,是社会保险对劳动关系的超越、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分离的原因。社会保险对劳动关系的超越,具体体现在如下方面。

(一)劳动关系与雇佣关系的概念分离

工业化时代早期劳动者问题与社会问题的同一性以及立法技术原因导致社会保险和劳动关系从一开始就天然的密不可分。但是,在20世纪出现了将雇工的概念和劳动者概念剥离的发展趋势。我国《社会保险法》关于参保义务人使用的术语是“职工”而非“劳动者”。这种术语的分离是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分离的直接体现,也为其提供了技术可能。

(二)社会保险相对劳动关系的扩张与限缩

扩张是社会保险超越劳动关系的主要趋势。从功能主义的视角看,支撑这种扩张的是:社会保险法要解决的问题是劳动关系不能解决的社会问题,所以,没有劳动关系但有类似社会问题之处也是社会保险法可以进入的领域。但社会保险相对于劳动关系同时也出现收缩现象,也即存在劳动关系却不需要缴纳社会保险,建立社会保险关系。这种例外在各国立法中主要体现为各种非典型劳动关系,例如小微劳动关系。

(三)自愿社会保险的引入

各国发展的总体趋势是,各项社会保险都在不断开放自愿参与保险的可能性。自愿社会保险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参加社会保险的用工关系并非都是传统的典型劳动关系,更多是非劳动关系的用工方式。如此,自愿社会保险也成为社会保险和劳动关系分离的特殊形式。

四、社会保险超越劳动关系的限度与未来

(一)社会保险的制度要求

传统而典型的社会保险以具有典型共同社会风险和缴费能力的社会群体为制度前提,强制保险是法定社会保险的标志。共同社会风险、缴费能力、强制性是传统社会保险的基本要求。如果无法形成典型的共同社会风险群体和具有缴费能力的群体,则扩张的社会保险本身将发生变异,独具社会保险之名而无社会保险之实。

(二)全民社会保险的本质是社会保险对社会救助等的制度替代

不考虑共同社会风险、缴费能力而提出的向全体公民扩张的社会保险制度,是社会保险对社会救助等的制度替代和混同。“现代国家可能基于管理便利或者社会公平,将需要通过社会救助解决的社会风险纳入社会保险。”另外,社会保险制度中大量国家补贴的引入也在推动社会救助和社会保险的混同。从制度技术来看,社会保险替代社会救助或者全民社会保险的方案,存在如下问题:其一,忽视了社会保险保护一般大众免遭个体缺乏预防能力之害的功能。其二,弱化了社会保险的社会团结功能。其三,弱化了社会保险缴费的动力。综上,不以被保险人的风险共同体以及缴费能力为前提而进行的社会保险覆盖范围扩张,本质上背离了社会保险的基本逻辑,会带来制度的扭曲。

(三)自愿保险只是强制社会保险的补充形态

自愿社会保险主要是扩大社会保险对非劳动关系的覆盖,并不改变传统有劳动关系原则上就应缴纳社会保险的格局,并不能在核心地带改变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的紧密联系。自愿社会保险的出现具有例外性,其以特定的社会政策原因作为支撑,通过逐一论证而建立起来。

(四)社会保险关系与劳动关系的未来

面对新业态的发展等劳动世界的变化,在我国,建立社会保险关系的新可能应按照如下思路展开:首先,典型劳动关系之外的劳动力提供者能否强制纳入社会保险关系,应根据社会政策需要逐一进行具体制度安排,逐步推进,实现社会保险险种的“打包”与“拆包”。其次,在坚持社会救助和社会保险区分的前提下,可以“向从业者保险过渡同时降低给付的水平(超过社会救助),以便同时为个人的自我预防留下经济上的空间。”再次,特定条件下,非劳动关系人群的自愿社会保险是实现柔性化、多元化和不确定性的用工关系与社会保险关系对接的可考虑补充方案。

五、结论

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是解决工业时代劳动领域社会问题的两种不同思路,二者分别采取私法和公法两种不同技术方法,在功能上存在择一使用、次第结合、平行结合三种关系形态,在结构上通过劳动关系相互勾连。在制度发展过程中,二者之间关系出现两种新现象:其一,社会保险对劳动关系存在功能替代,但这种功能替代有其限度,市场经济条件下仍应坚持劳动关系解决社会问题的功能优先地位。其二,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关系的分离,但这种分离并不能根本改变社会保险以劳动关系为前提的格局,所有分离都应当是例外。据此,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的关系不再是紧密捆绑,也不是彻底分离,而是第三条道路:社会保险以劳动关系为前提是原则,但可以通过特别论证建立不以劳动关系为前提的社会保险,或者有劳动关系但无社会保险的二者关系形态。



(本文文字编辑张星宇。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捆绑、分离抑或第三条道路:论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沈建峰:《捆绑、分离抑或第三条道路:论劳动关系与社会保险的关系》,载《法学评论》2022年第5期。
【作者简介】沈建峰,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推荐阅读
吴至诚:保底信托效力认定的类型化
保底信托分为直接保底与间接保底信托。法院应对九民纪要第90、92条进行目的解释,基于系统性风险认定效力。
汪倪杰:论《民法典》视域下安全保障义务的边界——对第140、141号指导案例的理论回应
我国安全保障义务存在泛化问题,重构安全保障义务需回归物件型与债因型义务的基本类别,并将其置于《民法典》结构中。
吕英杰:惩罚性赔偿与刑事责任的竞合、冲突与解决
产品刑事领域无需另设惩罚性赔偿,但现行法既已引入,须合理解决惩罚性赔偿和刑事责任的适用冲突。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张星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